请问童子功用英文怎么翻? 正规一点的

时间:2019-11-20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报纸报道,有饭店把菜名童子鸡翻译为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没有性生活的鸡),引起阵阵议论。 但是 pullet 的意思是小母鸡,除了(年龄)小之外,pullet 和童子鸡毫无共同之处。因为

  报纸报道,有饭店把菜名“童子鸡”翻译为“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没有性生活的鸡),引起阵阵议论。

  但是 pullet 的意思是“小母鸡”,除了“(年龄)小”之外,pullet 和童子鸡毫无共同之处。因为“童子鸡”首先是小公鸡,其次,“童子”在中国文化中有特定的含义。

  “童子鸡”、“童子尿” 等,都被中国人认为是有特定营养价值的东西,也许这种思想缺乏科学依据,或者的确是迷信思想,但是除非不去说得这么深,而一旦要说清楚这件事情(即使是向全世界的人批判这些迷信思想),也必须另外翻译“童子”这个概念。

  3,在一定年龄以下(但是人的上限比动物高,例如十岁的男孩可以叫“童子”,但是十岁的公鸡不能叫“童子鸡”,即使它的确没有进行过性生活)

  英文里有哪个单词能够对应“童子”这个概念?Young Boy?美国 Young Boy 的女朋友可能以打计。把“童子功”翻译为“Young Boy Kung Fu”,也不对。因为“童子功”不是小男孩才练的武功,而是指“从幼年就开始长期坚持练武而形成的武功基础”。把“童子功”翻译为“Pullet Kung Fu”(小母鸡功)那更是开了国际玩笑。

  把“童子”的上述三个方面讲清楚,需要多少个英文单词?外国顾客点“童子鸡”这道菜时,要先说三百个英文单词,说一千个音节,还让不让他吃饭了?因此,要翻译“童子鸡”除了音译之外别无他法。

  我们应该搞清楚一件事情:把一个中国事物翻译成外语时进行音译,只是为了使它有一个简洁、合理的名字,这并不意味着不再对这个名词所代表的事物进行进一步的解释。

  很多中国学者反对音译中国事物,是因为他们错误的认为中国事物的外语名称必须同时承担向外国人说明该事物内涵的任务。把“童子鸡”翻译为“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就是这一错误观念的具体体现。

  正确的做法是:把“童子鸡”音译为“Tong Zi Ji”或“Tongzi Chicken”,然后用注释的方式,简要或详细地说明中国文化中“童子”的概念和意义。

  例如:如果是简单介绍,可以说明在中文里“Tongzi”是指非常年幼的男孩,“Tongzi Chicken”是指小公鸡。中国的传统养生之道认为食用小公鸡是非常有益健康的,认为男孩子在发育时应该吃至少一次 Tongzi Chicken。

  这样一来,西方人在点菜时不麻烦,说三个或四个音节就可以了。他在等菜时又能够了解“童子鸡”的内涵,了解中国菜肴、中国文化,知道童子鸡有特殊的营养价值。他可能因为对童子鸡有了深入的了解,而愿意下次再来吃,或者向朋友推荐。

  中国的文化(包括糟粕)比西方文化丰富多了,很多东西是西方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他们怎么可能预先准备好一大堆单词来翻译中国的概念和事物?!

  人家外国人都知道用音译的办法翻译外来事物的名称是最合理的方法,而我们某些中国学者刚学了点外语,就忘记自己是哪国人了,就吵着闹着要捍卫外语的纯洁性了。

  如果本国人过去没有发明或创造过这种事物或概念,那么原来的词汇里就不可能有直接对应的单词。所以,为新引进的事物创造一个新单词,是理所当然的。各种语言中都有大量的“外来语”,恰恰反映了这个事实。

  认为外语原来的词汇不能扩充、不能增加,对新来的事物只能在现有词汇中寻找最接近的单词或者用词组进行解释性翻译,显然是错误和荒谬的。

  例如蒸汽机的英文是 steam engine,音译的话至少需要四个音节(斯迪皿勤),而“蒸汽机”只有三个音节,并且把 steam engine 的内涵也说清楚了,所以最后流行的是意译。

  Laser 最初被音译成“莱塞”,后来被翻译成“激光”,因为同样是两个音节,但是“激光”同时还说明了 laser 的内涵。

  Radar 为什么只能音译为“雷达”?因为至今还没有找到只需要两个或一个音节就能够说明雷达内涵的意译法。如果明天谁找到了,雷达也会被意译。

  英语中不断新增各种外来语,和中国有关的、我们熟悉的就有 jiaozi、youtiao、kung fu、tai ji 等等。这些概念被音译,是因为无法用更少的音节来意译这些概念。“龙”的音译只需要一个音节,而用几个音节肯定无法意译出龙这个事物,所以西方人会这么自然地、主动地使用 Loong 这个单词(在西方读者给黄佶的来信里)。

  西方人不拒绝英语中出现外来语,但是一些中国知识精英对英语词汇的忠诚度和保守度,却比西方人自己都要高,他们坚决反对音译龙,反对为中国的龙新创造一个外文单词,非要坚持原来的错误翻译,非要把龙翻译成绝大多数西方人心目中的恶魔 dragon。

  他们无法否认绝大多数西方人认为 dragon 是恶魔,居然提出应该为 dragon 正名,也就是使西方人改变现有的认识,不再把 dragon 看作是恶魔。

  这不是天下最滑稽的事情吗?为了反对中国人为中国的龙正名,就号召中国人去为西方的 dragon 正名。世界上还有更滑稽的事情吗?

  音译龙这件事情本来微不足道,但是引发的种种奇谈怪论,反映了中国部分知识精英在思想上的幼稚。这种幼稚是中国长期禁锢思想的必然结果。所以,中国之崛起,首先要使人民能够自由思想、充分交流,使人民的思想能够成熟起来,有独立见解,有民族自信心,然后国家才能够真正地崛起。